当前位置:北京永平格致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邢岫烟去到贾府之后的处境怎么样?有多委屈?
红楼梦中邢岫烟去到贾府之后的处境怎么样?有多委屈?
2022-09-22

邢岫烟是《红楼梦》中邢忠夫妇的女儿,邢夫人的侄女。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红楼梦》之贾宝玉,最是爱惜女儿,素有“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之妙喻,平时更以“护花”为己任,所住居所亦以“怡红”二字命名,丝丝处处,皆在暗合宝玉爱惜女儿之性情。

但《红楼梦》终究成书于封建时代,贾宝玉再爱惜女孩,也不能完全超越时代,岂不见第30回“龄官画蔷痴及局外”,贾宝玉雨天回怡红院,只因开门慢了些,便一脚将前来开门的袭人踢得吐血不止,肋骨一片青,并骂道:下流东西们,我素日担待你们,得了益,一点儿也不怕,越发拿我取笑儿了。(第30回)

同时,贾宝玉出身于赫赫国公府,于是也不自觉地沾染上了以“富贵眼”看人的行为模式,作者曹雪芹匠心独具,专门通过第49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薛宝琴、李琦、李玟、邢岫烟四人进贾府,利用贾宝玉的反应态度,借以隐晦的笔法揭露了这一点。

诸君且看第49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大观园又添新人:薛宝钗的妹妹薛宝琴、李纨的两位妹子李琦、李玟,以及邢夫人的侄女邢岫烟,四位或是投亲,或是奔友,前来荣国府拜访。

贾宝玉最是喜欢女孩,听见说又来了几位绝顶的姑娘,自然不肯轻易放过,于是偷偷前去观看了一番,回来之后,他这般向怡红院众人描述,且看原文:

然后宝玉忙忙来至怡红院中,向袭人、麝月、晴雯等笑道:“你们还不快看人去!谁知宝姐姐的亲哥哥是那个样子,她这叔伯兄弟(薛蝌),形容举止另是一样了。倒像是宝姐姐的同胞兄弟似的。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她这妹子,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人来。”——第49回

诸君注意细节,贾宝玉夸赞了薛蝌(薛宝琴的哥哥)、薛宝琴、李琦、李玟,唯独忽略了邢岫烟——一向视女儿为珠宝的宝兄,为何会这般忽视邢岫烟这样的女子呢?难道贾宝玉去时,邢岫烟不在场?

自然不是,因为贾宝玉向晴雯等人这般感慨后,晴雯性格直率,当即忍不住好奇心就要去看,而她回来后,是这么向众人表述的:

晴雯等早去瞧了一遍回来,嘎嘎笑着向袭人道:“你快瞧瞧去!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像一把子四根水葱儿。”——第49回

在晴雯的视野中,邢岫烟的姿色俨然是和薛宝琴、李琦、李玟差不离多少的,故也将其归入“水葱”之列,为何晴雯能看得到邢岫烟,贾宝玉却看不到?

原因很简单,邢岫烟家里太穷了,她虽然姿色不俗,但到底“人靠衣装,马靠鞍”,她立身于众女子中,却身着普通日常布衣,着实寒酸,故而未能引起贾宝玉的注意。

这并非笔者主观臆测,且看后文中大观园众姊妹雪天相聚,曹公曾详细记录了在场众人的穿着,邢岫烟的寒酸穿着尤其显眼:

只见众姊妹都在那边,都是一色大红猩猩毡和羽毛缎斗篷,独李纨穿一件青哆啰呢对襟褂子,薛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雪之衣。——第49回

这便和上述贾宝玉无视邢岫烟的情节对应上了,二者当有因果关系。

而关于邢岫烟的寒酸,众人有着不同的反应,贾宝玉“怡红快绿”的鲜艳色彩审美,导致他无视穿着普通的邢岫烟的存在;而平儿这样的善良人,则心怀慈悲之心,看见邢岫烟这般可怜,便心生怜悯之心,主动给她送衣物:

平儿笑道:“你拿这猩猩毡的去。这件我顺手拿了出来,叫人给邢大姑娘送去。昨儿那么大雪,人人都是有的,不是猩猩毡,就是羽缎、羽纱的,十来件大红衣裳,好不齐整!就只她穿着那件旧毡子斗篷,越发显得拱肩缩背,好不可怜儿的。如今把这件给她罢。”——第51回

细细论来,邢岫烟在贾府的处境其实并不好,她本是赖着和荣国府大太太邢夫人的关系,才勉强住在大观园,可她终究家境贫寒,贾府上上下下皆是“一颗富贵心,两只体面眼”的下人,最会看人下菜碟,他们如何会放过这个穷苦的女孩?

包括后文第57回,邢岫烟在迎春处住得格外不舒畅,经常被底下下人欺负,最终被逼得没办法,卖掉了自己冬衣换钱,却是为了买酒买点心来打发下人们,这是何等的心酸。

而更让人感慨的就是第52回的“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平儿的虾须镯丢失后,王熙凤等人最先怀疑的就是邢岫烟,因为她最穷,最有可能犯这种经济错误:

平儿道:“那日洗手时不见了,二奶奶就不许吵嚷,出了园子,即刻就传给园里各处的妈妈们小心查访。我们只疑惑邢姑娘的丫头。本来又穷,只怕小孩子家没见过,拿了起来也是有的。再不料定是你们这里的。幸而二奶奶没有在屋里,你们这里的宋妈妈去了,拿着这只镯子,说是小丫头子坠儿偷起来的,被她看见,来回二奶奶的。”——第52回

幸而这只镯子最终找到了,否则邢岫烟的丫环便要背这个黑锅,而她在大观园中的处境,只怕会更加艰难。

盖因上述原因,笔者十分佩服邢岫烟,若换了旁人,必定心生怨愤,而邢岫烟颇有“空谷幽兰”之气质,面对这些生活上的一地鸡毛,她竟能以一颗平常心对待,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这样的心理素质着实强大,若黛玉能像岫烟这般坦然,安会走向泪尽而亡之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