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北京永平格致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探春为何敢违背王夫人的搜查?原因是什么
红楼梦中探春为何敢违背王夫人的搜查?原因是什么
2022-09-23

抄检大观园这件事,是红楼梦里影响最大的事件。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

贾家“元迎探惜”4姊妹,在坊间的名声是“个个不错”,论才能和格局,三姑娘探春更是“ 老鸹窝里出凤凰”,连脂粉英雄王熙凤,都夸赞“她又比我知书识字,更厉害一层了”。

探春在荣国府后宅,显然不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白兔,她被贾家上下称为玫瑰花,小厮兴儿就说她:“玫瑰花又红又香,无人不爱,只是有刺扎手”。

作为一个女孩,探春生活在深宅大院,她虽伶俐机敏,行事进退有度,但并没见有什么实实在在的成就,为何王熙凤这个万人不入眼的女强人,对探春如此高看?

更让人惊心的是,脂砚斋也曾痛心疾首地侧批:“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致流散也。”

脂砚斋这话啥意思?就是说,以探春之才,即便贾家大厦倾倒后,她也有本事不让贾家子孙流离失所,落得“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的下场。

换句话,就是说探春有“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的能力,这是多高的评价?

探春到底有没有能力,如果只从内宅琐事的角度看,她只不过是在闺中女子中厉害点罢了。

但《红楼梦》的目的是“使闺阁昭传”,是为女子立传的,如果仅仅看成内宅那点老鸹舌头的事,就太小看曹翁了。

在检抄大观园一回,探春作为一个庶女,竟敢硬刚嫡母且是掌家人的王夫人,还能够全身而退,谁都没注意一双暗中的眼。

敌明我暗:点灯开门迎战,气势压人。

检抄大观园,诸位小姐中,只有探春和黛玉全身而退,而这份安全,探春是凭一己之力拼出来的。

检抄大观园,王夫人和王熙凤定下的计划,就是“给他们个猛不防”,因此,无论是宝玉,还是惜春,都被吓得不轻,黛玉、迎春、李纨等,甚至早已睡下,更不可能有防备,都被闹了个人仰马翻。

而只有在探春处,井井有条,而这全凭暗中一双神秘的眼睛,原文写道:

“又到探春院内,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

“早有人报与探春”几字,非常耐人寻味,说明探春在荣国府有耳报神,也就是间谍。

这个耳报神是谁,曹翁用一句“谁知”把他隐藏了起来。仔细分析可以发现,他大概率就在宝玉或黛玉的身边。

首先,这个耳报神不是王夫人或王熙凤身边的近侍。

原文写探春得到耳报神的信儿后,“探春也就猜着必有缘故,所以引出这些丑态来。”

这段话透露,探春只是猜着有缘故,但具体是什么缘故,她的耳报神并不知道。耳报神看到的只是她们检抄的丑态。

因此推测,这个耳报神不可能是王夫人和王熙凤这些策划者身边的人,他不知道具体所为何事,只看到了检抄这个过程。

其次,耳报神不在宝玉房里,就在黛玉房里。

而在王熙凤一行来到探春处前,只到过宝玉的怡红院,和黛玉的潇湘馆,因此这个耳报神只可能是宝玉或黛玉身边的丫头。

探春这招,叫暗中布线,讲究敌明我暗,神不知鬼不觉间掌握了其他房的动向。

探春得到信儿后,她是怎么做的呢?坐以待毙?不可能。让丫环们提前准备,把该收的物品都收一收?也不是

探春的做法是:“遂命丫环剪烛开门而待。”

“剪烛开门而待”这6个字可太有意思了,昏暗的灯点亮,把门打开迎战,这气魄,是个贵族小姐么?那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呀。

把灯点亮,那可就是迎战的状态,王熙凤等想给她一个“猛不防”的抄检,探春却在这里排兵布阵。

如此心计,做得不动声色,王熙凤自叹不如,一点不亏。

为丫头扛事儿:人间情事,不查才没问题。

前面说过,检抄大观园,是抄检丫头而给主子抹黑,并且查的是闺中男子的物品,这是自家给自家头上叩屎盆子的丑事。

在其他人房中,王熙凤都一一查抄了丫环们的箱柜,但探春却死活不肯:“我的东西到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

探春此举,非常硬气,作为领导,她挺身而出,为自己的丫头们扛下了事儿。

探春这么做,只是为了丫头们吗,笔者认为:未必,当然这肯定是她的目的之一。

在大观园中,主子和奴才之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丫头和男子勾搭,她的主子能独善其身吗?肯定不能。

所以说,王夫人发动的这次检抄大观园,本身就是昏招。

而大观园中生活的,都是青春烂漫的女孩子们,俗话说的:“食色性也”,这么多的女孩子们,难免没有隐私的不才之事,而一旦丫环有事,主子小姐的名声也完了。

所以这种事,可以严管,但去检抄,绝对不妥。

所以探春坚决阻拦,是她为自己的立身之本做的反抗。

探春反抗,不是明说不让抄检,而是只让查自己,不让查丫头。这是为什么?

因为荣国府上下,包括王夫人都不敢说去查一位小姐的男女大防之事,这等于公开说自家小姐清誉有损,贾家还等着探春攀高枝,养活家里那些不成器的纨绔子弟呢。所以,就是借王熙凤和王善保家的一个胆,她们也不可能检抄探春。

而探春在瞬间就理清这件事的关键,大胆出击,有理有据,连王夫人的令她都敢违,她凭的是什么?

大杀四方:号准王夫人的脉搏,剑指邢夫人。

探春既然要拦着检抄团队执行任务,检抄团队就都是软柿子,任由她胡作非为吗?并不是。

检抄团队里的王熙凤,是贾家赫赫扬扬的二奶奶,她领了王夫人的命行事,遇到阻拦就退缩,她是要担责的,这是其一。

其二,王熙凤一向以抓尖要强闻名,小厮兴儿说,她除了老太太、太太两个人,其他人都不放在眼里。

因此王熙凤不可能马上停止检抄,而是转而搬出王夫人……探春的嫡母:“我不过是奉太太的命来,妹妹别错怪了我。”

面对王熙凤的以权压人,探春是怎么做的?“要搜,你们只管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自领。”

检抄团队的二号人物——王善保家的,她本是邢夫人的陪房,邢夫人多年被王夫人压制,这回抓住大观园有绣春囊这件丑事,就是要检抄出来,让王夫人难堪,怎么会轻易放手?

只见王善保家的故意掀开探春的衣襟,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什么。”

闻言,探春反手一个巴掌,怒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

一夜之间,探春惹了王夫人,下了大娘邢夫人的面子,她一个庶女敢这样做,真的无所顾忌?

并不是。

探春敢公然违抗王夫人的令,是因为她知道,王夫人检抄大观园,有个目的,一是邢夫人把绣春囊给了她,明显是下战书,王夫人不得不如此。

二是王夫人检抄大观园,绝不希望自家姑娘房里出现伤风败俗的事,她只不过想找黛玉的麻烦而已,因此,探春挡着不让检抄,是合了王夫人的意的。

她打王善保家的,实际还是为王夫人出气,王夫人怎么会怪罪她?

那么,她就不怕邢夫人找她麻烦吗?

邢夫人是荣国府除了贾母、王夫人外的第三个有地位的人,探春就不怕邢夫人找他后账吗?

她怕,所以她打了邢夫人的人,还要占理,你看她打完王善保家的怎么说:

“我不过看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你搜捡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我但凡有气,早一头碰死了。不然就许奴才来我身上翻贼赃来了?”

探春这话啥意思 ,一是说王善保家的是狗仗人势,太太(邢夫人)明明是好的,只是王善保家的太嚣张,把邢夫人择出来了。

二是自己占地步,我打你王善保家的,打的有理:我不是打你搜检东西,我打的是你“来我身上翻贼赃”,一个奴才来主子小姐身上翻贼赃,取笑她,不打你打谁?

所以你看探春的心机,违了王夫人的令,非但不得罪王夫人,而且还给了王夫人一个人情;打了邢夫人的脸,还让你有口说不出她的错,这就是高明。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探春站的格局非常高,她说出一番振聋发聩的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啥意思?就是告诫王夫人、王熙凤、王善保家的,这次检抄大观园是家族衰败之相,是自杀自灭的窝里斗,不要再闹了!